妖精视频怎么下载

() 南明山魔兽多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,没那么多花花肠子,愿赌服输,无人敢有异议,众目睽睽之下,管大椿只得低头服软,万兽谷易主已成定局,除非西陵主及时杀回来,堂堂正正将魏十七击败,否则的话无以服众。深渊铁律如是,魔兽的本性亦如是。

管大椿心情沉重,这是前所未有的危局,他强打起精神,改口称“大人”,恭请魏十七一行入谷歇息。魏十七命樊鸱驻兵于谷外,魔女离暗辅佐,继续收编魔物,补充兵力,由南明小主作陪,踏入万兽谷。

万兽谷处于群山合抱之内,占地极广,层林丘壑自成一体,宛如一处洞天福地,缓步而行,不知要走到猴年马月。管大椿微一沉吟,让楼枯河牵来一头云纹黑豹,矫捷机敏,遍体无有半根杂毛,黑如乌金,光泽如月华流淌,赠与魏十七当脚力。南明小主看在眼里,“嘿”了一声,却没有出言嘲讽,这头云纹黑豹乃是大力牛王看中的坐骑,年幼力弱,道行尚浅,故此养在谷中,托与楼枯河照料,待筋骨长结实了,再悉心调教,管大椿以此兽相赠,倒也妥当。

那云纹黑豹看上去卖相不俗,魏十七也不推辞,伸手在其背上轻轻一按,黑豹顿时乖巧得像头小猫,半点违逆的心思都不敢起。不过此兽筋骨尚软,不堪负重,小树不能摇,摇多了要死掉,魏十七将云纹黑豹交给屠真,遥遥打了个手势,尾随在后的九瘴兽王嗖地窜上前,伏低身躯,将主人载起,足踏瘴气,举步而前。

南明小主翻身跨上蛟首龙马,啧啧称奇,忍不住问道:“大人,这坐骑服帖稳当,却是哪里收服的?”言下之意,也想搞一头耍耍,连管大椿都回过头来,有些眼红心动。魔兽不比魔物,天生地长,血脉古老,寻常坐骑嗅到些许气息,便骨软筋酥,屁滚尿流,根本载不动。然则万兽谷中魔兽虽众,一个个桀骜不驯,把面子看得比性命要紧,宁死不当坐骑,谷中流传着一句老话,魔兽的脚力,阉割的货色,意指没骨气,没血性。管大椿

身躯沉重,自个儿有四条腿,看不上寻常坐骑,南明小主别出心裁,坐在银背猩猩肩头,像洋娃娃一样扛来扛去,换作旁人,就没有这样好的运气了,毕竟强扭的瓜不甜,翻山越岭冲锋陷阵,关键时刻掉一掉链子,那是要命的事,勉强不来。

九瘴兽王满怀郁闷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暗暗咒骂几声,鼻翼张翕,喷出两道粗气。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他也不愿充当坐骑,但背上的主人……背上的主人……唉,一言难尽,想起来满满的都是泪。

魏十七道:“南疆边境有一九瘴谷,瘴气弥漫,终年不散,可曾听闻过?”

南明小主拍手道:“九瘴谷,我知道,谷中有一味祛毒灵药,三千年一成熟,盅茶工夫即失效!”

魏十七看了她一眼,道:“瘴气虽毒,谷内却非生灵绝迹的死地,大小虫兽炼化瘴气,别有一番天地,这九瘴兽王便是其中的佼佼者。”

“原来是一头兽王啊!”南明小主目光在九瘴兽王身上直打转,琢磨着什么时候抽空去九瘴谷跑一趟,弄一头来骑着玩,即便不合心意,转手让给二虎三彪,也能敲得不少好东西。

管大椿叹了口气,心中有些不舍,大力牛王目高于顶,特地向西陵主讨来这头年幼的云纹黑豹,万里挑一的好货色,假以时日筋骨长结实了,日行千里夜行八百,穿山越岭如履平地,落在婢女手里,实在是可惜了。不过泼出去的水也收不回来,他打点起精神,泼开四蹄亲自在前引路,魏十七、南明小主等紧随其后,麾下魔兽追随两旁,飞的飞跑的跑,窜的窜跳的跳,拉成两条长长的队伍,蹄声隆隆,尘土飞扬。

似云端梦幻少女透明薄纱裙美轮美奂图片

万兽谷中多是荒山老林,凶恶险要,景致没什么可看的,管大椿大略兜了一回,引着魏十七来到一块横空出世,斜指落日的巨石前,隔了百丈驻足不前,遥望半晌,道:“那是万兽谷禁地跸跋岩,往日里西陵主在岩下修炼,雷电大作,吾辈

不得擅自靠近。”有南明小主这叛徒在,瞒瞒藏藏亦是徒劳,万兽谷最要紧处便是跸跋岩,三处地穴,三口雷池,除了西陵主,无人敢以身试险。

毛发倒竖,肌肤战栗,相隔百丈犹能察觉雷电的气息,如地火涌动,一触即发。魔兽天性畏惧雷电,不愿靠近,连九瘴兽王都畏缩不前,一个劲地打哆嗦。魏十七微一沉吟,挥挥手命彼辈退下,只留南明小主在此守卫。管大椿原本担心他驱使魔兽上前试探,雷电之下粉身碎骨,可不是闹着玩的,正踌躇怎生婉言推却,却见他轻轻放过,心中不禁一喜,忙招呼儿郎速速退下。

没被雷电劈上几个,好生无趣,南明小主扁了扁嘴,无精打采,命麾下部属自去山林中歇息,寻些血食打打牙祭,不得大声喧哗。魏十七翻身跳下兽王之背,拂袖祭起接骨木浮宫,安顿下屠真,独自一人大步走向跸跋岩。

雷电的气息愈来愈浓郁,行不数丈,脚下忽然一震,雷鸣大作,一道电光从土中窜起,如潜伏的巨蛇,张开大嘴将他吞没。魏十七脚步不停,任凭电光如金蛇银蛇缠绕身躯,安步当车,闲庭信步,混不当回事。

屠真翘首以望,两匹坐骑伏于她脚下,九瘴兽王像马一样打了个响鼻,眼中尽是轻蔑之色,那云纹黑豹年纪尚幼,道行浅得不能再浅了,堪堪开智,连囫囵话都不会说,区区雷电算什么,听到些响,看到些光,便蜷缩成一团,哆嗦个不停,真是差劲!不过……屠真慢慢蹲下身,轻抚豹背,低声安抚,九瘴兽王叹了口气,不得不承认,那黑豹长得实在是好,讨人喜欢,惹人爱怜,相形之下,他显得老丑不堪,连自个儿都嫌弃。

坐骑跑得快,跑得稳,这些都是次要的,关键是长得好,有句话怎么说来着——九瘴兽王歪着头想了半天,想得脑壳疼,话到嘴边,就是说不出来。

跸跋岩前,一时间雷电大作,倒海翻江,地裂天崩。

Tagged